雷竞技官方网站有限公司欢迎您!

“文气”扑面-《翁振新画集》读后

时间:2020-01-19 01:23

细一捉摸,振新兄原先也是钟情于文学的,与画画结缘后仍是双管齐下,两不耽误,只是秘而不宣。他在美术追求的过程中,怕是一日也不曾离开文学的濡染。综观振新的许多画作,于潜渊的文化蕴含中所透露出来的深厚的文学功底,是其他一些画家所难以企及的。文学功底对于绘画创作的影响,首先是取材上的易于“经典化”,比如其作品《钗头凤》即取诸陆游词意,《春江花月夜》取诸张若虚诗意,《明月松间照》取诸王维诗意,《长恨歌》、《卖炭翁》取诸白居易诗意;又如《将相和》、《东坡玩砚》、《怀素书蕉》、《钟馗嫁妹》等,皆有出处来历,其文学灵光的闪烁和人文意义的演绎,有着无法言说的精妙。

“文气”扑面-《翁振新画集》读后。翁振新少年时代就显示出绘画的天性。然而对于出生于莆田涵江一个普通劳动者家庭的他来说,对于绘画的热爱,也许纯粹是凭着一种心灵的自然流露。这期间,无论是受地方民间纯朴艺术的熏陶,还是启蒙老师的钟爱,都带有一种“原生态”的艺术本性。这种“原生态”虽然多带有某些“草根”意味,但却是成就一位优秀艺术家的绝佳土壤。正是这种艺术初期的“本源”染濡,再加上画家的不懈追求,最终铸就了翁振新艺术生活的传奇色彩。

第22届美国国家艺术俱乐部圆桌展览在纽约举行。中国画家朱刚戏曲人物画《白蛇传》惊艳亮相该展览,据称朱刚也是此次唯一参展的中国画家。

最近,读了翁振新刚出版的中国画作品集,不禁摩挲良久,又回思良久。“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一语,已无法尽表我深深的惊羡之情。

翁振新长期孜孜以求,倾情于写意人物画创作。在其人物画创作中,经历了历史主题、仕女高士、惠安女等现代人物主题,呈现出融汇古今的多元性与复杂性。

朱刚现任上海声像出版社总编辑、上海市动漫行业协会副会长、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文化创意产业管理学院兼职教授等职。1997年曾应邀赴纽约举办个人都市画展,获得纽约美术界和新闻界的关注。当地媒体谓其具有扎实的绘画功底和良好的文学修养,作品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振新曾以“远取其势,近取其质”为题论画,我觉得他在“取势”上的功夫,正是得力于他的文学修养和文化视野。他的经典之作“三无”,即《无声的辉煌》、《磐石无语》、《海寂月无声》,实在是“无中生有”的精品。妙在“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惠安女的勤勉和负重、坚忍和幽怨、 创造和期待,都深刻而含蓄地表现在无声甚至无色之中。从取“势”的苍雄狞厉、笃实深沉,到取“质”的中西合璧、繁简相生,都可看出文学濡染和文化涵养,对于美术创作的题材开掘与形式创新,是何等地重要!

回溯翁振新的写意人物画创作历程,他很早就表现出艺术精神上的独立性,他勤于思考,不随波逐流,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与判断。他在深入传统和直面生活都付出自己的努力,一方面扎根于民族文化土壤,贴近传统文脉,为传统作出不无当代意义的阐释。另一方面翁振新天生就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他感应时代脉搏,凸显人物画创作的现实价值尺度和艺术特征,为当代作出不无传统底蕴的思考。从平实到浪漫、从风情到抒情、从精神意向到咏叹,他始终把笔下的人物当做生命与生机来画。从写人、写情到写心,画出意味与心性,传达出对人的生活、生存、发展的关怀,其艺术的追求不是简单的表现自然理想,而是凸显人在自然界和人类历史时空中的自我精神相遇。他既不丑化生活,也不粉饰现实,而是直面人生,在变幻的文化情境中透视人性深处的灵魂,品味人性的温暖,在可信的空间中寓意生命的风华气质。如果说翁振新早期在写意人物画的探索是一种内敛与娓娓道来的叙说,那么现如今的表现就是一种心灵放歌式的呼唤。

朱刚的戏曲人物画,可以用写意中传神与写实中传真相结合的特点来概括。陈云发认为,传神与传真在艺术上相斥而不易相融,在朱刚戏曲人物画中,这种结合却天衣无缝。读朱刚的戏曲人物画,你不用看文字说明,就能知道他作品的原型的是谁。

凭着振新兄在绘画实践和理论探索上所表现出来的文思和哲思, 我忽然想,他如果早走文学的路,成就一定在我之上;反过来我当时要是有幸也进美术院系,却未必有他现在这样的造诣,特别是不太可能选择“写意人物画”这个吃力不讨好的画种。

由此可见,此期翁振新正不断努力转换艺术创作观测的坐标,也体现出他在新文化情境中试图自我“突围”的强烈意识。具体而言,画家笔下的视觉营造,既游离于古今之间,又穿梭于现实与理想之间。就艺术形式来看,也丰富多样,既有写实主义,又有传统文人画因素,也有融入现代主义的表现效果。

陈云发介绍,朱刚在创作戏曲人物画时,都不是在画室中看图片或凭想象就下笔,而是先到剧场看演出,把演员最传神的那些瞬间记下,然后筛选提炼,把最美、最传神的瞬间描摹出来。